• Se7en新专辑将于10月发售 阔别歌坛近5年 2019-03-13
  • 美联储理事向希拉里竞选阵营捐款 达法定上限 2019-03-07
  • 专家:国内基因检测机构林立 缺乏规范 2019-03-07
  • 威少街头合影超级玛丽 网友吐槽:为啥不是神龟 2019-03-02
  • 叶尚志:短期跌势出现伸展 未宜急进候低吸纳 2019-03-02
  • 高铁网上订餐首日:价格高于普通门店 配送费8元 2019-02-24
  • 女子被地铁拖行刺穿肺部 司机车厢吃饭延误时机 2018-07-01
  • 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
    第四十八章:言止于此

    青海体彩11选5彩票控:作品:烟愁旧梦: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: 李式微 更新时间:2018-12-12

      老者继续说:“老夫如今四十几岁,却如七八十一般。所以说与别人,老夫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儿,总没有人信服?!?br />
      秋以桐也没有想到他只有四十几岁,忍不住将他上下打量,凄然笑道:“先生一夜之间白头,必然是因为与尊夫人感情深笃……”

      提到往事,这老者脸上竟没有悲伤的样子,淡淡笑着道:“是啊,我与她在一片草原上相见,惊为天人,她不顾一切跟我来到中土,为我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……”

      秋以桐心里一颤,觉得不会有无缓无故的巧合,同时又鼓励自己,巧合不应该这样多,便试着问:“先生的女儿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老者向她微笑,道:“你知道她的,闺名为‘幼玄’两字?!?br />
      秋以桐眼睛微眯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凄然而笑道:“你这时来,是为了给沈幼玄报仇吗?”

      “你猜,老夫为何要在那时,跟你说那些话……”

      “哪个时候?”秋以桐琢磨着这句话,刹那间便想了起来,那正是天香楼里,黄七突然而至,亲吻他的时刻。

      老者道:“姑娘方才说,一切命中注定,这话对也不对?!?br />
      “如何不对呢?先生……不就是洞悉天意的人么?”

      老者手中的布幡,被突然而至的风吹得“簌簌”作响,他捻住随风拂动的长须道:“姑娘说的命中注定,是觉得一切是上天安排,一切假手于人。然而却非如此,一切都是自己积下的。老夫只是看透了一些阴谋,那天一事,老夫猜到姑娘将来必然会与灵宗两情相悦,幼玄的悲剧可想而知,而他谋害你师傅在先,以你的心性,会如何也就一清二楚?!?br />
      他说得轻描淡写,仿佛一切真的无所谓一样?!拔裁础忝髅髁系缴蛴仔慕峋?,却不去阻止!”她质问道。

      老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,老夫亦是无可奈何!为了她,我只能视而不见……”他料想到一切,亦知道梁岑瑞的阴谋,可是因为沈幼玄的一句话,他什么也不能做。想来沈幼玄为了梁岑瑞嫁于李敬当内应,他也反对过,可是终究无奈。他一定会对她说,你所爱的人,根本不爱你,却不被她相信……

      陷进这般爱恋中的人,都是可怜人……秋以桐闭上眼睛,将心酸的泪水流进心里,长长地叹了口气,与他错身而过。走了几步,她又回过头来,望着他背影道:“沈先生!假若再久那一点,沈幼玄一定会明白,今生最值得她骄傲的,是她拥有你这样的父亲!”

      沈老身体微抖,想要回过头去,却没有回过头去。她也在话说完后,转身离去,走向南山。

      周潜光的耳朵很灵,她走到山脚下,他便知道了。待她来到院中,他便从门内走,轻唤一声:“师姐……”

      秋以桐抿嘴笑着,向室内看一看道:“那对龙凤胎呢?”

      周潜光道:“江芷带着他们住在寒梅山庄,那里更方便照顾?!?br />
      “哎呀……我都忘了你还是寒梅剑派的掌门?!?br />
      周潜光微笑着走下走廊,来到他师姐身边道:“我并不管什么事,倒是梅师弟在照看……”

      “梅师弟?”秋以桐微一愣,回想了起来,正是那个少年老成,十分讲究派头的梅济棠??!她立在那里,没有要进屋的意思,向四周望了望道:“师弟,我们去那个山崖看看吧……”

      “好啊……”周潜光微笑道,他要顺从她,所有的一切都会顺从。

      他在前引路,秋以桐缓缓跟着,一路上万分留恋地看着南山的一切。夏季,正是山林繁荣的时候,绿意盎然,鸟儿叫得热闹,却愈发透出安静。她初来时,就许下终老在这里的愿望,终于如愿以偿了……

      他们来到昔日的山崖,向姐妹山望去,成了西侧的山依靠在东侧之上的样子。曾经的秋以桐也想找个依靠,却不认为周潜光是,某一天惊觉他就是,却很快被拉进其它的深渊。她来到山崖边,缓缓坐下了,周潜光有些惊讶地道:“师姐不怕高了么?”

      秋以桐不禁笑起,“现在还有什么,可以让我害怕的!”

      周潜光分不清这是好事,还是坏事,只是紧依着她坐下。不去问梁岑瑞是如何死的,亦不去问梁岫琛是如何醒的。他也曾疑心那个“静隐淳淑皇后”就是她,可是她终究,还是如约回来了,没有言语,他们静静坐着,五彩河在他们脚下静静流淌……

      夏日白昼,亦终究有向晚时候,太阳开始西坠了。秋以桐拿出袖中的兰华剑,映着半个天空的霞光,端详剑鞘上的花纹道:“兰生幽谷,本是清静的,不该沾染血腥……日后,再不要有人修炼这套剑法了!”

      “嗯,希望如此!”

      秋以桐长叹着将剑放在一边,忽然问:“师弟,你有什么心愿未了么?”

      “为什么问这个?”

      秋以桐微微一笑,“总觉得一直以来,我都将你当小孩看,没有好好顾忌你的想法……”

      周潜光回想到从前,秋以桐的确从来没有跟他诉说过心事,全部都是他猜测得来。现在,她这般问他,终究是转变了态度,他笑了两下,鼓起气道:“我的心愿说出来……师姐要骂的……”

      秋以桐笑道:“说出来,让我骂一骂你也好?!?br />
      周潜光脸红一阵,终于说:“其实……我一直……一直想亲一下师姐……”

      她茫然地转过头,只见他慌忙将头垂下,不禁想笑。末了,轻声道句“好”,脸朝向他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霞光映在她脸上,艳丽的姿容,如同盛开的玫瑰花。他回想到幼时在林子,看到她吃草莓的样子,唇与草莓一样红,当年冒出的念头,一直念念不忘,终于在多年的以后的今天有勇气一点点亲吻过去。

      当他的嘴唇与她的相触时,只觉得天旋地转,想到他们此时在崖边,生怕掉下去,便双手环抱住她。他不敢贪恋,却沉醉其中,四片嘴唇,若即若离,缠绵又带着某种惶恐……

      他终于抬起头来,却见秋以桐明丽的脸,失去了那种艳色。他沉在方才的情愫中,没有完全回转,直到她在微微一笑后,将头无力地一垂,身子整个靠在他身上,他才醒悟过来——秋以桐中毒了!

      他慌忙拿起她的右手,颤声说:“师姐……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    秋以桐望着夕阳垂到那两座相依的山上,微笑道:“在过来这个山岸的路上,我吃了一颗试情丹……”那是最后一颗,本是要给黄七的,她不忍心,最终令自己服下了。

      周潜光悲声道:“师姐,你这又是何必??!”

      “说到梅济棠,我想到曾经我跟梅济棠说,假如我违背了师祖与师傅的遗愿,不必他来讨命,自会一死谢罪……”

      周潜光还以为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“师姐……我们没有选错人……”

      “我们只是没有选错皇帝……”

      周潜光无言以对,哭泣着,摇着头,还以为事情能够挽回,口中唤道:“师姐……师姐……”

      秋以桐感受到大脑被掏空,却只觉得轻松,轻声道:“师弟,我若死后,你会怎么办?”

      周潜光紧紧揽着她的肩膀,坚定地道:“我会抱着师姐,从这里跳下去!如此,我们便永远也不会分离了……”

      秋以桐一愣,而后又一笑道:“你不会的……你还有那对龙凤胎……”她虽然这么说,却并无把握,只希望他能留下。她不想到最后,也连累了她师弟。

      “师姐??!”他心中有千言万语,却不知如何说起。

      “人生不在乎长短,我的到这里,便很好了……”

      周潜光垂头望了她一眼,想到她服了试情丹,正是在自己亲吻她时毒发的,那是不是意味着……可是他不敢问,是与不是,他已经要失去了,皱眉望着远山,灿烂的霞光之下,一切只似个影子??罩心欠傻哪穸?,亦如精灵一般的影子,他心中揪得疼,直喘不过气来……

      秋以桐歪在他身上,听得到他胸腔里,那叫人心疼的悲痛声音。她想要开导他,不要令他这般悲伤,便尽着最后一丝力气道:“师弟……你知道我与梁岫琛在雪天相遇时……他到底念了什么诗么……是这样的……人亦有言,日月于征。和风不洽,翻融求心。千里虽遥,孰敢不至!”深爱陶潜之诗的梁岫琛,从几首诗中各念了句,另成一首,只因记忆模糊,才有这般错漏。答案,往往是无趣的……可是细想下去,一切都那样悲伤,明知人生如此,还是要走下去!

      秋以桐离世,周潜光到底会如何?他自己也不清楚,只知道这一回离去的,是他生命中,最后一样珍贵的。若她也失去了,他到底还拥有什么?

      仿佛是为这无趣的答案,他们不再说什么,秋以桐向远方极目远眺,感受到生命被渐渐抽去,明白自己将要死去。她忽然间有些不舍了,狂跳的心是最后的挣扎,她想起了郭茜痕与陈广生。他们很快会来找她,与他们分别,她总会后悔自己没有再多多嘱咐他们几句,没有拥抱一下,这一回,她竟然不告而别,而且是永别。

      她觉得自己这个师姐实在不称职,又想到她这一死,会让他们十分悲痛,心里又心疼又觉得对不起他们。短暂的一瞬后,她的心里又平静下来,异样地明亮,仿佛天上的霞光流到了心里,觉得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给了你不好的,必然要给你好的。而他们,一定是上天给的美好……

      她微笑着,自心中感恩上天让她依着她师弟的肩膀,在南山之上离世。她手中还有那枝玉兰花钗,周潜光亲吻她时,她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天香楼,那一吻的柔情流淌,给身体带来的战栗,引得当时的蝴蝶,隔着岁月飞来……

      她在心中向黄七道,你说过,来生只会许下那一个承诺,我要去找你了,你已与你父皇父子相认了吧!你一定会带着笑容等我,我们再一起去找我的父母……不,想要的是不是太多了,只有那一个承诺,我们‘一言为定’!

      那一天的霞光灿烂异样,意味着第二天的晴好天气。好天气里,总要有些好故事发生才不辜负,故事必然无尽,南山仍旧会临着五彩河,安然而立。虽则人生不在长短,却有长有短,她双眼一闭,便告别这一世,只去赶赴来生之约?;破咚倒?,他在来生只要与她相爱一生一世,她亦愿意如此,哪怕是骗局,也愿意永远不知道真相!

      嘻,其实世间又哪里来的完美骗局,有的,不过是一颗,愿不愿意去相信的心!

      流年无尽,而言止于此。

      

   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www.gmjcb.com 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没有下一章

    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  • Se7en新专辑将于10月发售 阔别歌坛近5年 2019-03-13
  • 美联储理事向希拉里竞选阵营捐款 达法定上限 2019-03-07
  • 专家:国内基因检测机构林立 缺乏规范 2019-03-07
  • 威少街头合影超级玛丽 网友吐槽:为啥不是神龟 2019-03-02
  • 叶尚志:短期跌势出现伸展 未宜急进候低吸纳 2019-03-02
  • 高铁网上订餐首日:价格高于普通门店 配送费8元 2019-02-24
  • 女子被地铁拖行刺穿肺部 司机车厢吃饭延误时机 2018-07-01